售后热线:0755-26650698
86379000

 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跑狗图新一代跑狗论坛   |  今期香港跑狗报彩图   |  老版跑跑狗图   |  2017跑狗图片   |  香港马会资料跑狗图1   |  2017年跑狗图玄机图   |  77878新版藏宝图跑狗图 13028850008
当前位置: 主页 > 2017年跑狗图玄机图 >

《聊斋志异》篇目)

时间:2019-10-20 14: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念秧》是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故事生动地讲述了两则有关念秧者合伙骗取他人钱财的传奇故事。这两则故事中的念秧者为同一伙人,他们针对不同诈骗对象所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念秧》是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故事生动地讲述了两则有关念秧者合伙骗取他人钱财的传奇故事。这两则故事中的念秧者为同一伙人,他们针对不同诈骗对象所采取的骗术大体相同,然而在诈骗结局方面却有着显著不同。这两则故事既相对独立又彼此关联,在人物、情节和结局上做到了同而不同、犯中求避,不但鲜明地体现了蒲松龄的高超叙事技巧,而且生动地展现了这伙念秧者的诈骗过程和伎俩,充分暴露了他们阴险丑恶的嘴脸,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深刻的批判意义和启示作用。

  异史氏曰:人情鬼蜮[1],所在皆然;南北冲衢[2],其害尤烈。如强弓 怒马,御人于国门之外者[3],夫人而知之矣。或有劙囊刺橐[4],攫货于市, 行人回首,财货已空,此非鬼蜮之尤者耶?乃又有萍水相逢[5],甘言如醴, 其来也渐,其入也深。误认倾盖之交[6],遂罹丧资之祸。随机设阱[7],情 状不一;俗以其言辞浸润,名曰“念秧”。今北途多有之,遭其害者尤众。 余乡王子巽者[8],邑诸生。有族先生在都为旗籍太史[9],将住探讯。治装 北上,出济南,行数里,有一人跨黑卫,驰与同行。时以闲语相引,王颇与 问答。其人自言:“张姓,为栖霞隶[10] ,被令公差赴都。”称谓撝卑[11], 祗奉殷勤。相从数十里,约以同宿。王在前,则策蹇追及[12];在后,则祗 候道左。仆疑之,因厉色拒去,不使相从。张颇自惭,挥鞭遂去。既暮,休 于旅舍,偶步门庭,则见张就外舍饮。方惊疑间,张望见王,垂手拱立[13], 谦若厮仆,稍稍问讯。王亦以泛泛适相值[14],不为疑,然王仆终夜戒备之。 鸡既唱,张来呼与同行。仆咄绝之,乃去。

  朝暾已上,王始就道。行半日许,前一人跨白卫,年四十已来,衣帽整 洁;垂首蹇分[15],盹寐欲堕。或先之,或后之,因循十数里。王怪问:“夜 何作,致迷顿乃尔[16]?”其人闻之,猛然欠伸,言:“我青苑人[17],许 姓。临淄令高檠是我中表[18]。家兄设帐于官署[19],我往探省,少获馈贻。 今夜旅舍,误同念秧者宿,惊惕不敢交睫,遂致白昼迷闷。”王故问:“念 秧何说?”许曰:“君客时少,未知险诈。令有匪类,以甘言诱行旅,夤缘 与同休止[20],因而乘机骗赚。昨有葭莩亲,以此丧资斧。吾等皆宜警备。” 王颔之。先是,临淄宰与王有旧,王曾入其幕,识其门客果有许姓,遂不复 疑。因道温凉,兼询其兄况。许约暮共主人,[21]王诺之。仆终疑其伪,阴 与主人谋,迟留不进,相失,遂杳。

  翼日,日卓午[22],又遇一少年,年可十六七,骑健骡,冠服秀整,貌 甚都[23]。同行久之,未尝交一言。日既西,少年忽言曰:“前去曲律店 不远矣[24]。”王微应之。少年因咨嗟欷,如不自胜。王略致诘问。少年叹 曰:“仆江南金姓[25]。三年膏火,冀博一第,不图竟落孙山[26]!家兄为 部中主政[27],遂载细小来[28],冀得排遣。生平不习跋涉,扑面尘沙,使 人薅恼[29]。”因取红巾拭面,叹咤不已。听其语,操南音,娇婉若女子。 王心好之,稍稍慰藉。少年曰:“适先驰出,眷口久望不来,何仆辈亦无至 者?日已将暮,奈何!”迟留瞻望,行甚缓。王遂先驱,相去渐远。

  晚投旅邸,既入舍,则壁下一床,先有客解装其上。王问主人。即有一 人入,携之而出,曰:“但请安置,当即移他所。”王视之,则许也。王止 与同舍,许遂止。因与坐谈。少间,又有携装入者,见王、许在舍,返身遽 出,曰:“已有客在。”王审视,则途中少年也。王未言,许急起曳留之, 少年遂坐。许乃展问邦族,少年又以途中言为许告。俄顷,解囊出资,堆颇 重;秤两余,付主人,嘱治肴酒,以供夜话。二人争劝止之,卒不听。俄而 酒炙并陈。筵间,少年论文甚风雅。王问江南闱中题,少年悉告之。且自诵 其承破[30],及篇中得意之句。言已,意甚不平。共扼腕之[31]。少年又以 家口相失,夜无仆役,患不解牧圉[32]。王因命仆代摄莝豆[33]。少年深感 谢。

  居天何,忽蹴然曰[34]:“生平蹇滞,出门亦无好况。昨夜逆旅与恶人居,掷骰叫呼,聒耳沸心[35],使人不眠。”南音呼骰为兜,许不解,固问 之。少年手摹其状。许乃笑,于橐中出色一枚,曰:“是此物否?”少年诺。 许乃以色为令[36],相欢饮。酒既阑,许请共掷,赢一东道主[37]。王辞不 解。许乃与少年相对呼卢[38]。又阴嘱王曰:“君勿漏言。蛮公子颇充裕, 年又雏,未必深解五木诀[39]。我赢些须,明当奉屈耳[40]。”二人乃入隔 舍。旋闻轰赌甚闹,王潜窥之,见栖霞隶亦在其中。大疑,展衾自卧。又移 时,众共拉王赌。王坚辞不解。许愿代辨枭雉[41],王又不肯。遂强代王掷。 少间,就榻报王曰:“汝赢几筹矣[43]。”王睡梦应之。忽数人排阖而入, 番语啁[43]。首者言佟姓,为旗下逻捉赌者。时赌禁甚严,各大惶恐。佟大 声吓王,王亦以太史旗号相抵。佟怒解,与王叙同籍[44],笑请复博为戏。 众呆复赌,佟亦赌。王谓许曰:“胜负我不预闻。但愿睡,无相溷。”许不 听,仍往来报之。既散局,各计筹马,王负欠颇多。佟遂搜王装橐取偿。王 愤起相争。金捉王臂,阴告曰:“彼都匪人,其情叵测。我辈乃文字交,无 不相顾。适局中我赢得如干数,可相抵;此当取偿许君者,令请易之:便令 许偿佟,君偿我。弗过暂掩人耳目,过此仍以相还。终不然,以道义之友, 遂实取君偿耶?”王故长厚,亦遂信之。少年出,以相易之谋告佟。乃对众 发王装物,估入已橐[45]。佟乃转索许、张而去。

  少年遂被来,与王连枕;衾褥皆精美。王亦招仆人卧榻上,各默然安枕。 久之,少年故作转侧,以下体就仆。仆移身避之;少年又近就之,肤着股际, 滑腻如脂。仆心动,试与狎;而少年殷勤甚至,衾息鸣动。王颇闻之,虽甚 骇怪,而终不疑其有他也。昧爽,少年即起,促与早行。且云:“君蹇疲殆, 夜所寄物,前途请相授耳。”王尚无言,少年已加装登骑。王不得已,从之。 骡行驶,去渐远。王料其前途相待,初不为意。因以夜间所闻问仆,仆实告 之。王始惊曰:“今被念秧者骗矣!焉有宦室名士,而毛遂于围仆者[46]?” 又转念其谈词风雅,非念秧者所能。急追数十里,踪迹殊杳。始悟张、许、 佟皆其一党,一局不行,又易一局,务求其必入也。偿责易装,已伏一图赖 之机;设其携装之计不行,亦必执前说篡夺而去[47]。为数十金,委缀数百 里[48];恐仆发其事,而以身交欢之,其术亦苦矣。

  后数年,而有吴生之事。 邑有吴生,字安仁。三十丧偶,独宿空斋。有秀才来与谈,遂相知悦。从一小奴,名鬼头,亦与吴僮报儿善。久而知其为狐。吴远游,必与俱。同 室之中,人不能睹。吴客都中,将旋里,闻王生遭念秧之祸,因戒僮警备。 狐笑言:“勿须,此行无不利。”至涿[49],一人系马坐烟肆[50],裘服济 楚[51]。见吴过,亦起,超乘从之[52]。渐与吴语,自言:“山东黄姓,提 堂户部[53]。将东归,且喜同途不孤寂。”于是吴止亦止;每共食,必代吴 偿值。吴阳感而阴疑之。私以问狐,狐但言:“不妨。”吴意乃释。及晚, 同寻寓所,先有美少年坐其中。黄入,与拱芋为礼。喜问少年:“何时离都?” 答云:“昨日。”黄遂拉与共寓。向吴曰:“此史郎,我中表弟,亦文士, 可佐君子谈骚雅[54],夜话当不寥落。”乃出金资,治具共饮。少年风流蕴 藉,遂与吴大相爱悦。饮间,辄目示吴作觞弊[55],罚黄,强使,鼓掌作笑。 吴益悦之。既而史与黄谋博赌,共牵吴,遂各出橐金为质。狐嘱报儿暗锁板 扉[56],嘱吴曰:“倘闻人喧,但寐无[57]。”吴诺。吴每掷,小注则输, 大注辄赢。更余,计得二百金。史、黄错囊垂罄[58],议质其马。忽闻挝门 声甚厉,吴急起,投色于火,蒙被假卧。久之,闻主人觅钥不得,破扃起关[59],有数人汹汹入,搜捉博者。史、黄并言无有。一人竟捋吴被,指为赌 者。吴叱咄之。数人强检吴装。方不能与之撑拒,忽闻门外舆马呵殿声[60]。 吴急出鸣呼,众始惧,曳入之,但求勿声。吴乃从容苞苴付主人[61]。卤簿 既远[62],众乃出门去。黄与史共作惊喜状,取次觅寝[63]。黄命史与吴同 榻。吴以腰橐置枕头[64],方命被而睡。无何,史启吴衾,裸体入怀,小语 曰:“爱兄磊落,愿从交好。”吴心知其诈,然计亦良得,遂相偎抱。史极 力周奉,不料吴固伟男,大为凿枘[65],呻殆不可任,窃窃哀免。吴固求讫 事。手扪之,血流漂杵矣[66]。乃释令归。及明,史惫不能起,托言暴病, 但请吴、黄先发。吴临别,赠金为药饵之费。途中语狐,乃知夜来卤簿,皆 狐为也。黄于途,益谄事吴。暮复同舍,斗室甚隘,仅容一榻;颇暖洁,而吴狭 之。黄曰:“此卧两人则隘,君自卧则宽,何妨?”食已,径去。吴亦喜独 宿可接狐友。坐良久,狐不至。倏闻壁上小扉,有指弹声。吴拔关探视,一 少女艳妆遽入,自扃门户,向吴展笑,佳丽如仙。吴喜致研诘,则主人之子 妇也。遂与狎,大相爱悦。女忽潸然泣下。吴惊问之,女曰:“不敢隐匿, 妾实主人遣以饵君者。曩时入室,即被掩执;不知今宵何久不至?”又呜咽 曰:“妾良家女,情所不甘。今已倾心于君,乞垂拔救!”吴闻骇惧,计无 所出,但遣速去。女惟俯首泣。忽闻黄与主人阖鼎沸。但闻黄曰:“我一路 祗奉,谓汝为人,何遂诱我弟室[67]!”吴惧,逼女令去。闻壁扉外亦有腾 击声。吴仓卒汗如流,女亦伏泣。又闻有人劝止主人。主人不听,椎门愈急。 劝者曰:“请问主人,意将胡为?如欲杀耶,有我等客数辈,必不坐视凶暴。 如两人中有一逃者,抵罪安所辞?如欲质之公庭耶,帷薄不修[68],适以取 辱。且尔宿行旅,明明陷诈,安保女子无异言?”主人张目不能语。吴闻, 窃感佩,而不知其谁。初,肆门将闭,即有秀才共一仆来,就外舍宿。携有 香酝,遍酌同舍,劝黄及主人尤殷。两人辞欲起,秀才牵裾,苦不令去。后 乘间得遁,操杖奔吴所。秀才闻喧,始入劝解。吴伏窗窥之,则狐友也,心 窃喜。又见主人意稍夺,乃大言以恐之。又谓女子:“何默不一言?”女啼 曰:“恨不如人,为人驱役贱务!”主人闻之,面如死灰。秀才叱骂曰:“尔 辈禽兽之情,亦已毕露,此客子所共愤者!”黄及主人皆释刀杖,长跽而请。 吴亦启户出,顿大怒詈。秀才又劝止吴,两始和解。女子又啼,宁死不归。 内奔出妪婢,摔女令入。女子卧地,哭益哀。秀才劝主人重价货吴生。主人 俯首曰:“作者娘三十年,今日倒绷孩儿[69],亦复何说。”遂依秀才言。 吴固不肯破重资;秀才调停主客间,议定五十金。人财交付后,晨钟已动, 乃共促装,载女子以行。

  女未经鞍马,驰驱颇殆。午间,稍休憩。将行,唤报儿,不知所住。日 已西斜,尚无迹响,颇怀疑讶,遂以问狐。狐曰:“无忧,将自至矣。”星 月已出,报儿始至。吴诘之,报儿笑曰:“公子以五十金肥奸伧[70],窃所 不平。适与鬼头计,反身索得。”遂以金置几上。吴惊问其故,盖鬼头知女 止一兄,远出十余年不返,遂幻化作其兄状,使报儿冒弟行,入门索姊妹。 主人惶恐,诡托病殂[71]。二僮欲质官,主人益惧,啖之以金,渐增至四十, 二僮乃行。报儿具述其故。吴即赐之。吴归,琴瑟綦笃。家益富。细诘女子, 曩美少即其夫,盖史即金也。袭一槲绸帔[72],云是得之山东王姓者。盖其 党与甚众,逆旅主人,皆其一类。何意吴生所遇,即王子巽连天叫苦之人, 不亦快哉!旨哉古言[73]:“骑者善堕[74]。”

  [1]鬼蜮:喻奸诈阴狠。济南市天桥区鹊华中学召开“不忘初心、牢记,《诗·小雅·何人斯》:“为鬼为蜮,则不可得。” 蜮,又名短狐、射工或水弩,传说伏于水中含沙射人的一种动物。

  [3] 御人于国门之外:指在郊野以武力拦路劫掠。御,抵拒。国门,城 门。

  [5]萍水相逢:如浮萍逐水,偶然相逢。王勃《滕王阁序》:“萍水相逢, 尽是他乡之客。”

  [6] 倾盖之交:旅途中仓促结识的朋友。倾盖,倾斜车盖;指并车接谈。 形容初交相得。《史记·邹阳列传》“谚曰‘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何 则?知与不知也。”

  [8] 王子巽:王敏入,字子逊(通“巽”),号梓岩,淄川人。县学生 员。家贫,事父母孝。传见《淄川县志》六“续孝友”。

  [9]族先生:族人中的前辈。旗籍太史:隶籍八旗的翰林院官员。按:淄川王樛,字子下,王鳌永子。王鳌永于顺治元年以户部右侍郎奉命招抚山东、 河南,于青州为农民义军赵应元部所杀。王以父于顺治二年世袭銮仪卫指挥, 隶镶蓝旗。后钦取入内三院办事,曾为内秘书院侍读,职司相当于翰林院侍 读。因王隶旗籍,文中所称之”旗籍太史”,或当指彼。王卒于康熙五年。

  [18]临淄令高檠:《山东通志》六三:高檠,直隶清苑举人,康熙十一年为 临淄知县。

  [24]曲律店:地名。王士《带经堂集》五十一《北征日记》载,平原德 州间有曲律店。又《德州乡士志》志首地图,德州南有七里店,或即其近名。

  [26] 不 图竟落孙山:不料竟然落榜。名落孙山,谓落榜;详卷一《叶生》注。

  [33] 代摄莝(cuò错)豆:指代为备草料,喂牲口。豆,牲口草料。莝,切 碎的草。

  [41]代辨枭雉:代认色子的采名、输赢。枭、雉,均赌采名,参《赌符》 注。

  [43] 番语啁(zhāozhà招乍),叽哩咕噜操异族语言。番语,此指满 语。啁,声音杂乱细碎。

  [50] 烟肆:烟店。烟草,初名淡巴菰,明代由吕宋岛传入我国,至清, 种植吸食者渐众。参王士《香祖笔记》三、俞正燮癸巳存稿》十一。

  [53] 提堂户部:指受本省督抚委派到户部投递公文的专使。提堂,即“提 塘”,官名,隶兵部。清代各省督抚选派武职一人驻京,专司投递本省与在 京衙门往来文报,称提塘官。

  [58] 错囊垂罄:钱袋将空。错囊,用金银线] 破扃起关:破锁橇闩。关,门闩。

  [60] 呵殿声:前呼后拥侍从杂沓之声。呵殿,官员出行时前行喝道和压 后随从的人园。

  [65]凿枘(ruì):格难入,互不相容。宋玉《九辩》:“圆凿而方枘兮,吾固 知其而难入。”凿,榫卯;枘,头。

  [68] 帷薄不修:对家庭生活的婉称。《汉书·贾谊传》:“古者大 臣有??坐污秽,男女亡别者,不日污秽,曰帷薄不修。”帷、薄,指 家庭中障隔内外的帘帷。

  [69] 作者娘三十年,今日倒绷孩儿:旧时谚语。意思是久已熟惯之事, 不料竟出乖露丑。宋魏泰《东轩笔记》载:苗振以第四名进士及第,召试馆 职。以久从吏事,晏殊劝其稍温笔砚。苗振率然答曰:“岂有三十年为老娘, 而倒孩儿者乎?”老娘,接生婆,又称稳婆。倒绷孩儿,把初生婴几倒裹在 襁褓里。

  [72] 槲绸:王士《池北偶谈》二十四“水蚕”:“吾乡山蚕,食椒、椿、 槲、柘诸木叶而成茧,各从其名。??山蚕、水蚕,皆物产之异。”据此, 槲绸乃山蚕中槲蚕之丝所织绸,是山东地方的一种土产品。

  [74]骑者善堕:骑马的人容易挨摔。由古语“善游者溺,善骑者堕”稍 加变化。

  异史氏说:“人世间暗中害人的伎俩,到处都有;而南北交通要道上,此害尤其严重。像那些手持武器乘着快马,在郊外抢掠行人财物的,人人都知道;还有的割裂口袋刺破行李,在城里夺取财物,行人回头,而钱财货物已空,这不是害人伎俩中最厉害的行径吗?又有萍水相逢,甘言如美酒的人,他来得既不突然,和人也特别亲近,可一旦误认作好朋友,马上就遭受丧失资财之害。他们随机应变设置陷阱,变化多端。因为这种人专用甜言蜜语令人上当而行骗,民间起名叫做‘念秧’。如今北面路上这样的人不少,遭受他们祸害的人也特别多。”

  我的同乡王子巽,是县里的秀才。因有个同族长辈在京城作旗籍太史,他要前去探望。整理好行装北上,出了济南,走了几里路,有一个骑着黑驴的人赶上来和他同行。这人不时地说些闲话引他,王生便和他搭上了话茬。这人自己说:“我姓张,是栖霞县的衙役,受县令大人派遣去京城出差。”他对王生称呼很谦逊,恭恭敬敬地非常殷勤。两人同行几十里,并约好了一起住宿。一路上若王生走得快了,张某就加鞭赶驴追上;若王生落在了后面,张某就在前边停下来等他。王生的仆人很怀疑张某,就非常严厉地赶他走开,不让他前后跟从。张某自觉得很羞愧,于是挥鞭走了。到了傍晚,王生住进一家旅店,偶然经过门前,见张某在外舍饮酒。正在惊疑的时候,张某也看见他,便起身垂手拱立,谦虚得像奴仆一样,并略作问讯。王生也很随便地和他应酬,没有怀疑他,然而仆人却整夜防备着他。鸡叫的时候,张某来招呼王生一起走,仆人呵斥拒绝,于是他便自己走了。

  太阳已经出来了,王生才上路。走了半天时间,见前边有一个人骑着头白驴,年纪约四十开外,衣帽整洁;他的头眼看就要低垂到驴身上,瞌睡得像要掉下驴来。他一会儿走在王生的前头,一会儿走在王生的后头,始终不离地走了十几里地。王生很奇怪地问他道:“你夜里干什么了,竟然迷糊成这个样子?”这人听了,猛然伸了伸懒腰,说:“我是清苑人,姓许,临淄县令高檠是我表兄。我哥哥在表兄府上设帐教书,我去看他,得了一点馈赠。今夜在旅店,误同念秧的住到了一起,一夜警惕没敢合眼,困得大白天迷迷糊糊。”王生问他:“念秧是怎么一回事?”许某回答说:“您出门在外少,不知人的险诈。如今有些坏人,用甜言蜜语引诱行人旅客,攀附拉拢和他们一同住宿,从而乘机欺骗钱财。昨天有个远房亲戚,就因为这而丢了盘缠。咱们都得警惕防备。”王生听了点头称是。原先,临淄县令和王生有旧交,王生曾经去过他的官府,认识他家的门客,其中果然有姓许的,于是便不怀疑,和许某寒暄起来,还问了他哥哥的近况。许某相约天晚了同住一家旅店,王生答应了他。而仆人始终怀疑许某是伪装的,就暗暗地和主人商量好,慢慢落在了后边不再往前走,与许某的距离越拉越远,终于看不见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王生又遇到一个年轻人,年纪约有十六七岁,骑着一匹健壮的大骡子,穿戴华丽整洁,模样长得很秀美。他们一同走了很长时间,没有互相说过话。太阳已经偏西了,年轻人忽然说:“前面离屈律店不远了。”王生轻声应着。年轻人于是唉声叹气,像是不能忍受的样子。王生略微问了一下原因,年轻人叹了口气说:“我是江南人,姓金,三年苦读,盼望能够考试得中,不料想竟然名落孙山!我哥哥在京城任部中主政,我便带着家眷来,希望能排解心中的郁闷。但我从来没有走过远路,尘沙扑面,令人烦恼。”说着便取出红手帕擦险,叹气不已。听他说话是南方口音,柔美婉转得像女子。王生心里喜欢他,慢慢用好话安慰。金某说:“刚才我先走了一步,家眷这么长时间还没跟上来,仆人们怎么也没有赶到呢?天都快黑了,怎么办!”他停留观望,走得很慢。王生于是先走,和金某越离越远。

  王生晚上到客店住宿,进入房间一看,靠墙下有一张床,见先有别人的行李摆在了上面,便问行李的主人。立即有一个人,携起行李往外走,说:“请尽管安排,我这就搬到别的屋里去。”王生看了看他,原来是许某。就让他留下同住一屋,许某便不走了。于是两人坐下交谈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人携带行李进来,见王、许二人在屋里,返身就往外走,说:“已经有客人住了。”王生仔细一看,原来是路上遇到的年轻人金某。王生没说话,许某急忙起来拉他留下,金某也就坐了下来。许某于是问起了他的家族姓氏,金某又用在路上对王生说过的话说给许某听。过了片刻,金某解开口袋取出银子,堆了很多;称了一两多,交给店主人,嘱咐治办肴酒,作为夜里聊天用。王、许二人争相劝阻,金某不听。不久,酒肉都摆上桌来。筵席上,金某谈论诗文显得很风雅。王生问起江南考场中的试题,金某全都说给他听,并且背诵自己八股文的破题承接,以及篇章中的得意之句,说完,显得心里很不平气。王、许也都为他惋惜。金某又因家眷走失,夜里没有仆人,担心自己不懂怎样喂牲口。王生便让自己的仆人替他给骡子拌上草料,金某非常感谢。

  过了不多时,金某忽然顿足生气地说:“命运不顺,出门也遇不到好事。昨天夜里住旅店,和恶人住到了一起,他们赌博掷骰子叫喊,吵得耳朵难受心里烦躁,一夜没睡着。”南方口音把“骰”字说成“兜”,许某听不明白,问他是什么东西。金某用手比划骰子的形状。许某便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骰子来,说:“是这种东西吗?”金某答应“是”。许某就用骰子行酒令,三人很高兴地喝起来。酒喝得差不多了,许某提议大家都掷骰子,赢个东道主。王生推辞不懂,许某便和金某掷骰呼喊赌了起来。许某又偷偷地嘱咐王生说:“您不要走漏了话。这个南方公子很富裕,年纪又小,不一定懂得赌博的诀窍。我赢他些银子,明天一定请您的客。”许某和金某于是进了隔壁房间,不久听到里面几个人聚赌的声音很热闹。王生暗暗地过去瞅了瞅,见栖霞县的衙役张某也在其中。王生大为惊疑,便展开被子自己先躺下了。又过了一会儿,众人都来拉王生去赌博,王生坚决推辞说不会。许某愿代替王生辨认输赢,王生还是不同意,二人便硬替王生掷骰。不多时,许某走到床前向王生报告说:“你赢了若干筹码了。”王生在睡梦中答应着。

  突然有几个人推门进来,叽哩咕噜地讲着外族语。领头的说是姓佟,是满族旗人专门巡逻捉拿赌徒的。当时禁赌的法令很严,人们都非常惊慌。佟某大声恐吓王生,王生也以旗籍太史的旗号来抵挡。佟某的态度缓和下来,和王生叙起了同籍,笑着让众人继续玩赌博的游戏。大家果然再次赌起来,佟某也参加了。王生对许某说:“胜负我不想知道,只愿睡觉,请不要打扰。”许某不听,仍然反复地来向王生报告。到了最后散局的时候,各人计算所得的筹码数,王生输了很多,佟某便搜王生钱袋中的银子取偿。王生愤怒地起来和他争夺,金某捉住王生的胳膊偷偷地说:“他们都是些坏人,居心叵测。咱们毕竟是文字交,没有不互相照顾的道理。恰好赌局上我赢了不少,可以相抵。这些钱本来应由许君偿还我。现在请变换一下,就让许君偿还佟,您来偿还我。这样做不过是暂时掩人耳目,等过了今晚仍再原数相还。凭着咱们的道义之交,总不会就真拿您的钱吧?”王生本来就忠厚,相信了他的话。金某出去,把相互变换的办法告诉了佟某,这才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王生的钱袋,把银子如数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佟某便转而向许、张两人讨了钱去了。

  金某于是抱着铺盖来,和王生连枕睡一头,他的被褥都很精美。王生也招呼仆人睡到床上,各人都安然就枕不再说话。过了很长时间,金某故意转侧身体,把臀部靠近仆人。仆人移身躲避,金某又靠近他。当触及金某滑腻如脂的臀部时,仆人心动,便和他亲热起来;而金某更加殷勤周到。被子响动的声音,王生都听到了,虽然很惊奇,但始终也没怀疑有别的事。天刚拂晓,金某就起床,催促一同早走。并且说:“看您的驴体弱疲惫的样子,昨夜寄存的银子,等到前边再交给您吧。”王生还没有说话,金某已把行李装好登上了大骡子。王生不得已,只好跟着他上路。骡子走得很快,渐渐地走远了。王生以为金某一定会到前边等着他,最初也没在意。就以夜里听到的动静问仆人是怎么回事,仆人如实告诉了他。王生这才大惊说:“今天被念秧的骗了!哪有官宦家的名士,而自荐给养马仆人的?”又转念一想金某谈词风雅,不是念秧之人所能办到的。急追了几十里路,一点踪迹也没寻到。直到这时王生才明白:张、许、佟都是同伙,一局不行,又换一局,务必使自已进入圈套。夜里逼迫交换偿债,已经埋伏了一个企图抵赖的机会;假若天明驮银子先走的计谋不行,也必定会借口偿还赌债硬是强夺而去。为了几十两银子,曲折跟随几百里;恐怕仆人揭发这个阴谋,而又以身和他交欢,他们的手段也可说是用心良苦了。

  过了几年,又出现了吴生的事情。淄川县有个姓吴的书生,字安仁。三十岁死了妻子,一人独睡空房。有个秀才常来和他交谈,于是认作知己,非常高兴。秀才的小仆人,名叫鬼头,和吴生的僮仆报儿也很要好。时间长了才知道鬼头是个狐,吴生出远门,总要带他一齐去,同在一间屋子里,别人却看不见他。吴生有次客居京城,将要回家的时候,听说王生遭了念秧的祸害,因此告戒僮仆要警惕防备。狐仆笑着说:“没有必要,此行并无不利的事情。”到了涿州,见有个人系马坐在烟店里,穿着很高贵的裘皮服装。这人看见吴生过去了,也起身跳上马跟随在后面;渐渐地和吴生说上了话,他自己说:“我是山东人,姓黄,在户部任提堂。今将东归,很高兴咱们同路,不至孤单寂寞。”于是吴生住下他也住下,每次都一起吃饭,并且总是替吴生偿还饭钱。吴生表面上感谢,背地里却怀疑他,偷偷地以此问狐仆,狐仆只是说道:“不妨。”吴生的疑心便消除了。

  到了晚上,一同找到旅店,见有位美少年先坐在里面。黄某进去,和少年拱手行礼,高兴地问他:“什么时间离开京城的?”少年回答说:“昨天。”黄某便拉他住在一起,对吴生说:“这是史郎,我的中表弟,也是文人,可以陪您谈论诗文,夜里闲谈肯定不会冷落。”就取出银子,治办酒肴一起畅饮。史某风雅含蓄,谈吐不凡,和吴生互相都很喜爱。饮酒时,史某总是使眼色暗示吴生行酒令作弊,惩罚黄某,强迫他用大杯喝酒,然后鼓掌大笑。吴生更加喜欢他。不久史某和黄某商量要赌博,拉吴生参加,于是各人都拿出钱袋里的银子作抵押。狐仆嘱咐报儿暗中锁好门扇,并叮嘱吴生说:“倘若听到人声喧哗,只管睡觉不要出声。”吴生答应了。吴生每次掷骰,小赌注就输,大赌注就赢。过了一更多时辰,他计算着已赢了二百两银子。而史和黄的钱袋却都空了,商议着再拿黄的马作抵押。忽然听到敲门声非常猛烈,吴生急忙起身,把骰子投进火里,蒙上被子躺下装睡。过了好久,听见主人找不到钥匙,砸锁拔闩,有好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进来,要搜捕赌博的人。史和黄都说没有。其中一人竟然掀开吴生的被子,指着吴说是赌博人,吴生大声喝叱他。好几个人强行检查吴生的行装,眼看无法和他们抗拒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大官出行鸣锣开道的吆喝声。吴生急忙跑出去呼喊,众人这才害怕,硬把吴生拉回来,只求他不要出声。吴生于是从容地包裹好行装交付店主人。听到官府的仪仗走远了,众人这才出门离去。黄和史某都作出很惊喜的样子,随后相继找地方休息。黄某让史某和吴生睡一个床铺。吴生把盛钱的袋子放在枕头下,这才打开被子躺下。不多时,史某掀开吴生的被子,裸体投入吴生的怀里,小声说:“爱慕兄长的磊落,愿意和您交好。”吴生心里知道他的诡计,但也认为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于是互相偎抱在一起。史某殷勤地和吴生周旋,然而却受不了吴生的折磨,便呻吟哀求饶恕。吴生毫不留情,直到史某的下体鲜血崩流,才放他离去。到了天明,史某疲惫不能起床,借口说突然病了,只是请吴生和黄某先上路。吴生临走时,送给史某银子作医药调养费用。路上和狐仆说起来,才知道夜里的官府仪仗,都是狐仆假装的。

  黄某在途中,更加讨好吴生。傍晚又同住一屋,这小屋很狭窄,仅能容下一张床,非常暖和洁净,而吴生却嫌床太小。黄某说道:“这床睡两人是稍窄点,您自己睡就宽松多了,有什么关系呢?”吃过饭后他就走了。吴生也很希望独睡,这样可与狐友在一起。坐了很久,狐仆没来。忽然听见墙壁上的小门外,有用手指弹敲的声音。吴生拨开门闩探望,一个妆扮艳丽的女子急速进来,自己把门闩上,向吴生露出笑容,美得如同仙女一般。吴生高兴地询问她的来历,原来是店主人的儿媳。于是和她亲热起来,非常喜爱她。女子忽然流下眼泪,吴生惊问她悲伤的原因,女子说,“不敢隐瞒,我实际上是主人派来引诱您的。原先让我引诱别人的时候,我一进屋,就会被主人关门逮住,不知今晚为啥这样久了还没来到。”随后又呜咽着说:“我是良家女子,并不甘心这样做。现在我已经倾心爱慕您,请求您能搭救我!”吴生听说,非常惊恐,别无办法,只有让她赶快离去。女子只是低头哭泣。忽然听到黄某和店主砸门吵闹,声如鼎沸。只听黄某说:“我一路上敬奉着,说你是正人君子,怎么竟引诱我的弟媳!”吴生害了怕,逼着女子离去。这时听到墙壁上的小门外也有撞击声。吴生心慌意乱汗流如雨,女子也伏身哭泣。又听见有人劝止店主,店主不听,推门越急。只听劝解的人说:“请问主人的意思想要怎么办?如果想杀人吗?有我们旅客数人,必定不会坐视逞凶。如果他们两人中有一个逃走的,让他抵罪时怎么说?如果想对质公堂吗?家庭之事,只能自己丢人。况且是你们自己宿在旅客房间的,明明是陷害诈骗,怎能保证女子不说实话?”主人瞠目结舌答不上来。吴生听见这些话,暗暗地感激佩服,然而却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起初,店门将要关闭的时候,就有一个秀才和仆人,来到外房住宿。他们携带着好酒,邀请同屋的人共饮,对黄某和店主劝酒尤其殷勤。黄某与店主两人告辞想起身,秀才牵着他们的衣襟,苦苦挽留不让去。后来他俩抽个空子悄悄溜了出来,拿着棍棒奔向吴生的住房。秀才听到喧闹声,这才过来劝解。吴生伏在窗户上一看,原来是狐仆鬼头,心里暗喜。又见店主的气焰被压去了许多,于是说大话来恐吓他,便对女子说:“你为什么默不作声?”女子哭着说:“我恨自己不如人,被人逼迫干这种下贱的事情!”店主听说,面如死灰。秀才叱骂道:“你们的禽兽行为,也已经彻底败露了,这是我们所有的旅客都愤恨的!”黄某和店主都放下刀棍,跪在地上请罪。吴生也开门出来,顿足大声怒骂。秀才又劝说吴生,双方这才和解。女子哭哭啼啼,宁死不归。后院里跑出几个老妇人和丫头来,抓着女子往里拖,女子趴在地上哭得更加哀痛。秀才劝说店主把她重价卖给吴生,店主低着头说:“我这是当老娘三十年、今日竟包反了孩子,还有什么可说呢!”就依了秀才说的话。吴生硬是不肯出大价钱;秀才为双方调和,商定卖五十两银子。人钱两相交付后,晨钟已响。于是大家都急忙整理行装,载着女子上路。

  女子从未骑过马,路上奔波非常疲乏。中午时分稍微休息了一下。将要走的时候,喊童仆报儿,却不知他到哪里去了。太阳已经偏西了,还没见到踪影,感到很奇怪,就问狐仆。狐仆说:“不用担忧,他会自己回来的。”星星月亮出来时,报儿才来到。吴生问他干什么去了,报儿笑着说:“公子拿五十两银子肥了奸诈小人,我心里很不平。刚才和鬼头商订计谋,返回去索要回来了。”于是把银子放到桌子上。吴生惊问其中的缘故,原来鬼头知道女子只有一个哥哥,出了远门十几年没有回来,于是变成了她哥哥的形状,让报儿冒充弟弟,进店里向店主人要人。店主害怕,假说女子已经病死。他们二人要去告官,店主更加害怕,便用银子贿赂他们,逐渐增加到四十两,他们二人才走。报儿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吴生立即把银子送给了他。

  吴生回到家中,和女子的感情非常好。家里也更加富有。细问女子,才知道先前的美少年史某就是她的丈夫,原来史某就是金某。她穿的一件槲绸披肩,说是从山东一个姓王的人那里得来的。他们党羽很多,那个客店主人也都是他们的同伙。怎会料到吴生所遇到的,正是王子巽连天叫苦的那些人,这不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吗!古人说:“骑者善堕。”线]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徐波,李惠文,雷家桓等编写.中外文学名著简介:吉林人民出版社,1980.01:104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白话聊斋:书生飞身进入画壁与 聊斋志异 锦绣中华万圣聊斋夜 惊险搞笑 聊斋【4】剧情介绍 蒲松龄手稿本《聊斋志异》出版